Ymuyi

此岸又开彼岸花——重逢地狱少女

那淡淡迷离着的,是曾几何时的彷徨?
矫柔在指间的,又是谁人的断肠?
明明知晓漂泊无界,却不禁要回眸,看看归家的路有多长。
以为忘却了前尘的记忆,这长袍的袖口竟已磨到襟花开放。
饮一杯绝恋眼泪,醉一场玉暖冷芳。
睡梦惺忪中,嗅到彼岸花香。
一生一世等一天需要代价,陈年风褛究竟洗白了几转轻狂?
虽曾冷笑无数,我却无意诀别爱恨情伤。
摇橹荡绝望,泛舟载凄凉。
纵使噩梦依旧绮丽,终日不醒,又怎得清白如许蓦然流浪。
作别数不清的人间喜剧,不过是花鸟风月的嫁娘衣裳。
词牌褪尽旧日光鲜,寂寥一人,谁可为我对镜贴花黄?
酷寒聊且缓解苦闷,窃喜时,哪得他人听我欢唱。
酷暑却难温热肌肤,默泣间,方觉寂寞进驻心房。
小愁化不开,浓愁更纠缠,曲终人散,缘何尚有迷途者永世彷徨。
狼虎只食人体,惟有曼珠沙华,扎根魂魄里,抹却殇,刻成伤。
君见否?怨恨难消,已然沧桑。

动心封面故事

星期五

评论